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彩虹文学网 >> 地府全球购 >> 如何做个炮灰

“喂?”

手机里传出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方燮白听着那声音,一时间有些慌神,分明是自己的声音,听着自己的声音,总觉得有些奇怪。

没错, 方燮白现在正在给“自己”打电话。

在北冥十四的要求下, 方燮白此时被迫拿着手机,听着对面的“自己”说话,方燮白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喂……喂……那个……”

手机里的声音说:“谁啊?推销?不说话我就挂了。”

“等等!”

方燮白真是着急死了。

安阳趴在一边看着, 也是着急死了,干脆在手机上打字。

安阳的小爪子“啪啪啪”打了好几个字,然后把手机推给方燮白看。

方燮白看了手机上面的字, 因为太紧张, 想也没想,直接大声朗读了出来。

“简巍喜欢的是我,你别痴人说梦了!”

方燮白:“……”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说什么!?

方燮白读完,登时一张脸涨得通红,而对方的声音断了一下, 随即尖声说:“你是谁?!”

安阳想了想,又开始继续打字, 分明已经开始做提词了。

——我是谁你听不出来吗?还是装糊涂?

方燮白看了提词, 赶紧念出来, 念得声音平平板板的,但是竟然有一种迷之挑衅的感觉。

北冥十四一看,不由对安阳竖了一个大拇指。

安阳颇为自豪的用小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果然,对方又顿了一下,说:“杜馨?”

安阳立刻把手机上的字拿给方燮白看。

方燮白念着说:“不,你才是杜馨。”

对方果然一下就急了,说:“你是疯子吧?!说什么呢,我根本不清楚!”

方燮白听他要挂,也没时间等安阳打字了,一着急,立刻说:“心虚了吗?!你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出来谈谈吧。”

安阳本来还想教方燮白怎么说,没想到方燮白随机应变的能力也不错。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虽然方燮白是个富二代,但是毕竟他手里管着一个证券公司呢,这么大的公司,还是对于有钱人开放的,不会随机应变怎么行。

对方说:“我的时间很宝贵,就凭你?”

方燮白眯了眯眼睛,说:“那就别怪我去简巍面前晃了,是不是?”

对方冷笑说:“你敢威胁我?你有什么资本威胁我?”

方燮白也冷笑一声,说:“当然,威胁人也是需要本钱的,但是你可别忘了,我现在是简巍的绯闻女友,我和他光着膀子的照片你看过了没有?拍的好看吗?我想见简巍,不接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

安阳:“……”都要对方燮白另眼相看了,论起耍贱,北冥十四第一,方燮白竟然要跻身第二了!

对方的声音明显中断了一下,好像挂了电话一样,不过电话还在显示通话中。

方燮白咬了咬嘴唇,他虽然这么说,但是不太肯定对方会出来。

北冥十四想了想,还需要激将法,于是把手机拿出来,给方燮白打字。

北冥十四一上场,那效果就是不一样的。

方燮白按照上面的字念出来,说:“怎么样?你的心情如何?那么喜欢简巍,结果呢,同样是一张脸,你做自己的时候只能一厢情愿,我做你的时候,却能和简巍有这么多牵扯,是不是很嫉妒?”

安阳:“……”果然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对方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对方还是没有承认自己就是杜馨,一口咬定不知道方燮白在说什么。

他们现在不过是炸糊,手里一点儿证据也没有,所以对方不松口,他们也不能立刻拿人。

不过对方说了这句之后,立刻又说:“我们在哪里见面。”

他这么一说,方燮白狠狠的松了一口气,真是谢天谢地。

方燮白挂了电话,说:“你们一定要派人跟着我,我觉得他现在可能砍死我的心都有了!”

安阳:“……”说的没错。

北冥十四点头说:“我让壬十九跟着你,放心就行,尽量拖延时间,如果他要对你不利,立刻呼救就可以。”

方燮白点点头。

现在是晚上,已经天黑了,方燮白把“自己”约了出来,北冥十四就带着安阳,快速的往方燮白的私人别墅去。

两个人到了私人别墅门口,方燮白那边就发来了信息——他来了,你们可以进别墅了。

北冥十四抱着安阳,笑着说:“还以为方燮白是个富二代,其实戏感还不错?”

安阳:“……”戏感……

北冥十四带着安阳很容易的就进了方燮白的家,上次他们去方家也进了方燮白的房间,不过那里是方家的别墅,这里是方燮白的私人别墅。

两个人走进去,别墅里虽然黑洞洞的,隐约看到别墅里特别的乱,一大堆的快递箱子摆在玄关门口,地上还有很多包装纸和塑料袋塑料泡沫等等。

安阳嫌弃的扒着小腿,不要下地,一定要北冥十四抱着。

北冥十四也颇为嫌弃,一直往里走,低头看着地上的包装箱。

都是奢侈品的包装箱,因此每个包装都非常奢华,看起来很过度。

宝格丽、梵克雅宝、迪奥、香奈儿、爱马仕、古驰、路易威登……

北冥十四一个箱子一个箱子的看过去,说:“百分之八十是女人的奢侈品。”

安阳也发现了,“方燮白”一个大男人,但是这些东西都是女人的奢侈品,看起来很奇怪,如果是送女朋友的话,很巧了,方燮白现在是空窗期,没有女朋友好送。

而且安阳发现,这些奢侈品很眼熟,因为他们在杜馨家里看到过这些画册。

宝格丽的蛇头包,梵克雅宝的四叶草,迪奥的小礼裙……

这些全都在杜馨家里看过画册。

北冥十四抱着安阳继续往里走,两个人上了楼,找到方燮白的卧室,推门走进去,拉开抽屉翻找。

一打开抽屉,安阳就蹦了下去,在抽屉里蹦来蹦去的,满满一抽屉,竟然全都是照片。

安阳用小短腿儿翻着那些照片,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和兔兔的合照,和在杜馨家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安阳抱着兔兔,坐在餐厅里,眼神有些惊讶,正好看着镜头。

下面一张是一个流浪汉。

安阳惊讶的用小爪子敲着那张照片,北冥十四也看到了,是这个流浪汉。

杜馨的前男友无缘无故变成了流浪汉,还以为是方燮白搞的鬼,跑到本部大厦门前大闹,已经被带进本部大厦了。

流浪汉的照片角度很偏,流浪汉歪在一个台阶上,看起来在睡觉,而他的旁边,正好有一个男人,提着公文包匆匆路过,就是杜馨的前男友。

虽然只是一个侧脸,但的确是杜馨的前男友。

也就是说,杜馨的前男友和安阳一样,也曾经在无意识的时候,和对换的对象合照过。

安阳继续翻着照片,再下一张照片是杜馨和方凝白的合影,杜馨一脸小迷妹的模样,这张是正面的合影,应该算是自拍一类的。

安阳一直翻一直翻,不过翻到最后也没有找到杜馨和方燮白的合影。

安阳奇怪极了,用小爪子挠了挠自己的头,但是因为爪子太小了,只能碰到自己垂着的大耳朵,根本挠不到头顶,真是太尴尬了。

安阳抬起头来,用眼神询问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拿着照片又看了一遍,眯了眯眼睛,说:“我好像知道了……”

安阳歪了歪头,北冥十四就说:“杜馨想要交换的人,很可能并不是方燮白,而是方燮白的双胞胎妹妹方凝白。”

北冥十四这么一说,安阳突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方燮白有一个双胞胎妹妹方凝白,这两个人因为是双胞胎,所以生辰八字和命格基本一致。

杜馨和方凝白合影,但是最后却和方燮白交换了身体,这应该是一个失误。

所以住在方燮白身体里的人,应该是身为女性的杜馨,这也能说明楼下那些女性奢侈品是为了什么,毕竟杜馨本身是个女人,她变得富有之后,肯定会想把自己以前喜欢的东西全都买回来,当然,不管用不用得上。

他们看到了这么多照片,就更加怀疑杜馨了。

现在只要找到证据,就可以把假冒的方燮白带回本部去。

两个人在房间里翻找了一通,就是没有找到相机,于是出了卧室,又去了隔壁的房间,他们一路找下来,最后在储物室的桌子上,看到了相机。

那相机有些普通,不是很昂贵的那种,而且相当基础,就放在桌子上,也没有什么防护措施,看起来相当随便。

安阳奇怪的蹦过去,歪头看了看相机。

北冥十四拿出手机,调出了一个软件APP,打开扫描,对着相机扫描起来。

安阳眨了眨眼睛,北冥十四笑着说:“这是孟婆新研制的扫描系统。”

安阳心想,孟婆新研制的,不知道靠不靠谱,看起来倒是挺先进的。

大约五秒钟,一切扫描就都完成了。

相机里竟然没有任何照片,全都被删除了,不止如此……

扫描显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相机。

安阳惊讶的蹦过去,两只小短爪子抱住相机使劲晃,普通的相机?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相机。

什么灵体也没有,什么灵力也没有。

但凭这台相机照相,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灵异现象……

他们都找到了相片,但是相机竟然没有问题,难道一切都是巧合?

北冥十四皱了皱眉,走回卧室又把照片拿出来一张一张的看。

安阳也跟着蹦过去,趴在北冥十四的肩膀上,一起看照片。

就在北冥十四翻照片的时候,安阳突然拍了拍北冥十四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动,然后用小爪子指了指照片的角落。

照片里没有人物,照的是玻璃橱窗里面的奢侈品。

因为是玻璃橱窗,所以难免有些反光,在角落的位置,把杜馨本人给反光出来了。

她端着相机,相机就是这一台,但是相机上……挂着一个小坠子。

他们虽然看到了相机,但是小坠子却没有。

安阳脑袋里一闪,当时他们第一次见到杜馨的时候,杜馨的相机上也有这个小坠子!

而现在,相机还在,小坠子不见了。

北冥十四说:“所以问题应该不在相机上。”

“嘟嘟!!”

两个人刚有些眉目,北冥十四的手机就响了,是一条短信冲了进来。

紧跟着又是“嘟嘟!嘟嘟!嘟嘟!”的声音。

短信疯了一样冲进来,狂轰滥炸,就好像中了病毒一样。

——救命!!

——咖啡厅!

安阳一看,奇怪了,如果杜馨狗急跳墙要对方燮白不利,壬十九不就在旁边,为什么要给北冥十四发短信,这样远水也救不了近火啊。

——救命啊!简巍怎么来了!?

——怎么办?!

——我被简巍带走了!快来救我!

安阳一看,原来如此,原来不是杜馨发难了,而是方燮白碰上了简巍……

方燮白约了“自己”,也就是杜馨出来。

杜馨一身白色的西装,走到咖啡桌前面,方燮白就抬起头来,心里默念“虚张声势”四个字,挑了挑眉,笑着说:“请坐吧。”

杜馨眯着眼睛坐下来,说:“你约我出来,想干什么?”

方燮白笑着说:“想干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

心里却想,想拖延时间啊!

方燮白这种大范围的话,再加上杜馨心里有鬼,所以竟然十分管用,杜馨一时间有些慌张,随即冷笑道:“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方燮白说:“那就要看……你到底做过了什么。”

杜馨一时间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方燮白的话,想知道方燮白说的是真是假。

方燮白翘着二郎腿,笑着说:“哎呦,真看不出来,你喜欢简巍啊?听说你们是一个大学的,还是一个社团的?你不会是因为喜欢简巍,所以才去参加摄影社的吧?”

杜馨表情一僵飞,方燮白只是虚张声势,随便说说,没想到自己好像说对了?

方燮白又笑着说:“哦还真是这么回事儿?那就怪了,简巍从来没有提起过有这么一个师妹。”

“你闭嘴!”

杜馨突然发飙,恶狠狠的瞪着方燮白,说:“你算什么东西?!你现在又丑又穷!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方燮白“啧啧啧”的三声,说:“你这个人也太狠了吧,竟然说自己又丑又穷,做人怎么能这么忘本呢?”

杜馨冷笑说:“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我是方燮白啊,你这个又丑又穷的贱女人!”

杜馨的声音很大,惹得咖啡厅里所有的人全都往这边看。

与此同时,两人就听到有人叫了他们一声。

两个人同时看过去,杜馨一阵惊讶,方燮白则是狠狠抽了一口冷气。

比杜馨狗急跳墙还要可怕,怎么是简巍?!

简巍这个时候喝什么咖啡?大晚上的不睡觉吗?

简巍走进来,就看到“杜馨”和“方燮白”坐在一起,而且两个人在谈话,谈的不是很好。

简巍一看,皱起眉来,在他心里,杜馨就是一个勒索自己的人。

简巍喜欢摄影,这是他的爱好,也有一些小成就,他办摄影展的时候,遇到了大学时候的师妹,基本没什么印象了,后来杜馨又来找过简巍几次。

直到前不久,杜馨拿着几张照片来威胁简巍,让简巍给她钱。

那些照片是简巍偷偷亲吻方燮白的照片。

杜馨告诉他,不给钱的话,就把这些照片给本人看,而且还会公布到网上去。

简巍一向是个雷厉风行,又十分沉稳的人,但是这一次他害怕了,如果方燮白知道自己龌龊的心思,很可能……

简巍并不想要和方燮白为敌,他只是喜欢方燮白,越是喜欢就越是不敢接近方燮白,方燮白总是大咧咧的换女朋友,简巍心情很不好,久而久之,就与他越来越疏离。

而方燮白根本不清楚,还以为是他们小时候的不愉快,让简巍记仇,一直记到现在。

简巍总是告发方燮白出去鬼混,其实只不过是心里吃醋罢了,但是方燮白根本不清楚。

简巍怕照片的事情曝光,所以给了杜馨一笔钱,但是他没想到,“杜馨”反而变本加厉,总是在“方燮白”面前晃,还把照片全都给了“方燮白”。

其实真正的方燮白根本不知道什么照片,而假冒的方燮白之所以拿得出照片,是因为她根本就是拍照片的杜馨。

那天在餐厅,“方燮白”提出交往,还拿照片威胁简巍,简巍觉得很奇怪,一方面是奇怪“方燮白”最近变得有些陌生,另外一方面是奇怪“杜馨”怎么把照片给了他。

如今见到两个人见面,简巍立刻大步走过去。

杜馨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说:“简哥,我……”

只不过不等她话说完,简巍已经一把拽住方燮白的手,把人拽起来。

方燮白吃痛,说:“干什么啊?你拽我干什么,疼啊!放开你的爪子!”

简巍却不放手,只是黑着脸说:“跟我来。”

杜馨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简巍带走了冒牌的自己……

她的脸色有些扭曲,心里也跟着扭曲,突然想到了隔着电话的时候,方燮白说的话,同样是一张脸,自己做自己的时候,简巍就不多看他一眼,但是方燮白做自己的时候,还是那么丑,还是那么穷,为什么简巍却注意到了他,一次两次的单独带他走,还传出了绯闻!

方燮白被简巍拽着,连忙给壬十九打眼色,可是壬十九是鬼使,而简巍是普通人,他们不便多接触,于是壬十九也无能为力。

方燮白简直是急中生智,连忙给北冥十四和安阳发信息,让他们千里救急!

简巍拽着方燮白,没有出咖啡厅,而是拽着他一路进了……男厕所。

方燮白瞪着眼睛,虽然自己的确是个男人,但是他现在外形是个女人,进男厕所的话,会不会被当成变态啊?

简巍却不放手,简直是个怪力男,拎小鸡一样拽着方燮白,“嘭!”一声将他带进隔间,然后关上门,落锁。

方燮白缩在角落里,战战兢兢的看着简巍。

简巍眯着眼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方燮白,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说:“为什么叫方燮白出来?我之前不是给你钱了么?如果你想要钱,来找我就好了。”

方燮白被简巍吓着了,连忙摆手说:“不不不,你误会了,我不是……”

简巍不听他说话,已经打断他的话头,说:“没错,我是喜欢方燮白,可能你认为我是变态,那又这么样呢?”

方燮白:“……”目瞪口呆!

突然表白,还是在男厕所的隔间里,这……气氛和环境不太对号啊?

方燮白的脸一瞬间通红了,因为简巍实在太坦然了,他从来没想过,一直“针对”自己的伪君子心机男,其实是喜欢自己的?

方燮白心想,是挺变态的,你竟然喜欢我,干什么还老欺负我!?

无论是在老爷子面前,还是在公司里,全都跟自己对着干,这是喜欢的节奏吗?

简直是个大变态!

简巍说:“请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方燮白面前,我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如果你想把照片公布,那就公布吧,反正……我不在乎了。”

他说着,打开隔间的门,转身离开了。

方燮白看着简巍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简巍非常的落寞,那背影虽然高大挺拔,但有些可怜兮兮的,让方燮白心里有点麻麻痒痒……

方燮白心里有事儿,慢慢从隔间里走出来,一走出来,“嗬——”的一声,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北冥十四抱着兔兔版的安阳,一大一小,正笑眯眯的看着方燮白。

北冥十四挑眉说:“好像不需要救命,简巍又没吃了你,只是表白而已。”

“表表表……”

方燮白立刻结巴的否认,说:“没有的事儿!怎么可能?!你别开玩笑了,这个笑话很惊悚,真的!”

方燮白一路否认,就跟着北冥十四和安阳回了本部大厦。

北冥十四把一张照片交给孟婆小姐姐,说:“看看鬼怪的资料里,有没有这个吊坠。”

孟婆小姐姐立刻把照片扫描清楚,然后输入到资料系统里,找了大约五分钟,因为鬼怪资料真的很多。

孟婆小姐姐拿着结果,说:“这个坠子没有找到,但是找到了一个灵体。”

安阳歪头,灵体?

孟婆小姐姐说:“这是从炼魂鼎里跑出来的鬼怪。”

又是炼魂鼎!

安阳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但是小爪子碰不到额头,因此只能揉着自己的大耳朵。

相机的坠子上覆着一个灵体,这个灵体是没有任何伤害的,如果他没有媒介,就只是一个灵体,和安阳他们之前遇到的字灵、怨灵、杠灵等等一样,如果没有依附就没有用。

这个灵体喜欢玻璃制品,玉制品其实也可以。

只要灵体附着到媒介上,就可以制造出反射和折射的效果。

相机没有任何问题,有问题的是上面的坠子,坠子里掩藏着这个灵体,相机一拍摄,灵力就会制造折射和反射,这可不是普通的折射反射,灵力会把相邻的两个人物体对换。

也就是说,安阳的灵魂,因为坠子折射反射在了兔兔的身上,而兔兔的灵魂也因为坠子,折射反射到了安阳的身上。

而且这种现象,无法用最先进的仪器检测出来。

安阳瞪着眼睛拍字——还有这么邪乎的东西?!

孟婆小姐姐说:“是的,我记得当年因为这个灵体,还闹了好一阵,所以要把灵体投入炼魂鼎里炼化。”

北冥十四说:“灵体肯定还在杜馨的坠子里。”

孟婆说:“你们放心,这个灵体虽然看起来很强大,但其实特别胆小。”

安阳奇怪的看着孟婆。

孟婆小姐姐说:“灵体很胆小,只要是轻微的震动,都会让灵体受惊,在灵体受惊的时候,把它引渡到另外一个媒介,也就是玻璃制品或者是玉制品上面,就可以了。”

当年抓这个灵体的时候,其实也是用的相同方法,先让灵体受惊,然后用一块封印的玉坠靠近灵体,灵体就自动游离到了坠子上,于是被成功封印。

说白了,这个灵体其实有点傻……

孟婆小姐姐说:“杜馨就算有灵体,但是她肯定不知道灵体的特性,所以你们只要接近杜馨,然后把灵体渡过来,就可以了,从杜馨那里抓到灵体之后,你们也有证据逮捕杜馨了。”

安阳点点头,的确如此。

但问题是……杜馨看起来很谨慎,她显然知道坠子的功能。

北冥十四眯了眯眼睛,说:“我倒是……有个很办法。”

安阳看到北冥十四的眼神,总觉得不寒而栗,而此时的北冥十四正笑眯眯的盯着方燮白。

方燮白我一脸状况之外的表情,迷茫的说:“看我干什么?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安阳:“……”孩子,自求多福吧!

北冥十四说:“我看你戏感不错,再演一场吧?”

方燮白还是一脸迷茫,说:“演……演什么?”

北冥十四微微一笑,说:“泼妇。”

“泼……”

方燮白差点被自己呛着,说:“泼妇?!我是男人啊!怎么演泼妇?”

杜馨约简巍来吃饭,说是想要和简巍好好谈一谈。

简巍不知道此时的“方燮白”就是杜馨,所以答应了和杜馨吃饭。

这天中午,两个人就一起从公司出来,来到旁边的餐厅吃便饭。

杜馨十分殷勤的说:“简哥,其实那天……那天我见杜馨是想告诉她……我不信她说的话,也不信那些照片,分明就是合成的。”

她说着,伸手握住简巍的手。

简巍的手稍微缩了一下,挣开杜馨,把手收回来放在自己的腿上,说:“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不用和我说。”

杜馨登时一口气顶上来,说:“简哥,你为什么最近对我这么疏离?你不是……不是喜欢我吗?”

简巍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我觉得……我可能要好好想一想。”

简巍觉得自己可能变成了一个渣男,他明明喜欢方燮白喜欢的那么不能自拔,但是最近却变得很奇怪,他看到方燮白,总觉得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方燮白,他故意接近自己,故意亲近自己,甚至大献殷勤,还总是邀请自己去看电影。

但是简巍心里竟然毫无波澜。

难道是自己移情别恋了?

杜馨一听,说:“简哥?!怎么回事?你不会是喜欢上别人了吧?是不是杜馨!杜馨那个丑女人!?”

简巍听到“方燮白”这么说别人,皱了皱眉,是丑是美这都不是别人该说的话,这么说又失礼又没有素质。

方燮白虽然一直以来都特别纨绔,但是从来不会说这种没有家教的话。

杜馨也觉得自己失态了,连忙重新坐回来,把自己的包打开,拿出一个相机,说:“简哥,我们去摄影吧,你不是喜欢吗,你看我新换的相机,和你是同款呢。”

杜馨举着自己的相机,相机是新的,相机上分明挂着一个古朴的吊坠,是那个灵体寄生的吊坠!

北冥十四和安阳带着方燮白已经在餐厅了,北冥十四特意去打听的,今天“方燮白”在餐厅里定了位,而且是双人情侣餐的位置。

北冥十四就知道,杜馨肯定是要请简巍吃饭。

于是大家早早到了餐厅,准备实行“泼妇计划”。

北冥十四看到杜馨把相机拿出来,眯了眯眼睛,对旁边的方燮白说:“看到了么,就是那个吊坠,相机上的。”

方燮白点了点头。

北冥十四把一个小盒子拿出来,推给方燮白,说:“戴上这个。”

方燮白打开小盒子一看,震惊的说:“这不是简巍那个混蛋送的邪性玩意儿吗!?”

方燮白说着,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声音太大把人给引过来。

盒子里装的就是那个吊坠,简巍送给自己的,当时方燮白还挺宝贝,结果北冥十四和安阳告诉他,这是一个邪性的吊坠,一般用来活葬的。

北冥十四解释说:“这是玉制品,而且上面阴气很强,一会儿你过去捣乱,把相机摔在地上,灵体受到震动,会自动寻找安全的媒介躲藏,阴气强烈的媒介是最好的供养体……因此你只需要触碰相机上的吊坠,灵体就会自动跑到你的吊坠上。”

方燮白迟疑地说:“那个……灵体对我没什么副作用吧?”

北冥十四摇头说:“放心,没有。”

方燮白这才拍了拍胸口,说:“行吧,你放心,交给我吧!”

他说着,直接站了起来,大步走过去。

安阳有些担心,用小爪子拍了拍北冥十四的手背,北冥十四就低下头来,亲了一下安阳的小鼻头,笑着说:“方燮白戏感挺好的,下面就看他的表演了。”

安阳:“……”北冥十四这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啊!

方燮白大步走过去,站在杜馨和简巍面前。

杜馨正在讨好简巍,抬头一看,惊讶的说:“方……”

她说到这里赶紧改口,说:“杜馨?!又是你?”

方燮白走过去,一仰头,恨不能用下巴对焦杜馨,一把拉住简巍,说:“不好意思啊,我想借简巍说两句话。”

杜馨一看,这分明是来跟自己抢男人的,立刻尖声说:“不行!你要干什么!?”

方燮白一副“婊气冲天”的模样,说:“我们是绯闻男女友的关系,你说我们要去干什么啊?”

简巍一愣,奇怪的看着方燮白,杜馨则是成功的被他激怒了,站起来大喊着:“你这贱人!简巍是我的!!”

她说着,伸手去推方燮白,方燮白就怕她不动手,她一动手,自己也好动手,反正是对方先动手的。

方燮白看她冲过来,就也冲上去要和杜馨扭打,简巍赶紧站起来阻拦。

方燮白的目的不是杜馨,而是相机,于是一个快准狠,一脚踹了桌子,桌子上的相机直接“嘭!!”一声掉在地上,镜头登时碎了!

“啊呀!”

方燮白浮夸的大喊一声,说:“相机碎了!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捡起来!”

安阳:“……”

安阳觉得,方燮白找茬儿挑衅真的是一把好手……

杜馨看着自己的相机和吊坠,恨不能蹦起来抽他,但是现在是吊坠要紧,赶紧就去捡。

方燮白也蹲下来,手指立刻碰到了吊坠,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不过安阳和北冥十四都看清楚了,一股白光登时顺着方燮白的手,一下游离到了方燮白的吊坠上。

安阳立刻拍着小爪子,眼睛都亮了,成功了成功了,他们成功抓到了灵体。

只要回本部检测一下,如果是属实的灵体,就可以让部长批文件抓人了。

杜馨看到他去抓自己的吊坠,“啪!!”一巴掌打在方燮白手上,使劲推了一把方燮白。

方燮白现在是个女人的模样,身材不高大,被杜馨一推,登时跌在地上。

杜馨气疯了,冲过去对着方燮白还狠狠的踹了一脚,正好踢在头上,立刻就破了。

安阳一看,气的就要蹦过去,北冥十四连忙按住安阳,说:“等等。”

他说着,安阳就看到简巍一步拦在方燮白面前,阻拦了杜馨的拳打脚踢。

杜馨虽然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但是仍然说:“简哥,你也看到了,他把我的相机弄坏了,明显是诚心的。”

简巍皱眉说:“那你就要打死他吗?”

简巍低头看了一眼方燮白,方燮白倒在地上,捂住自己的额头,额头有些流血,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看起来很凄惨。

方燮白现在不只是凄惨,还觉得丢人,自己被一个女人打得满地找牙,这真是……

方燮白是羞愧的,简巍却以为他疼的爬不起来,当即伸手把方燮白扶起来,说:“跟我走。”

方燮白感觉简巍只会说这句话,已经好几次了。

简巍扶着方燮白离开,杜馨留在原地,赶紧检查了一下吊坠,虽然相机坏了,但是吊坠没问题。

杜馨恶狠狠的踹了一脚相机,自言自语的说:“为什么!简巍还是不喜欢我……真是该死……”

“嘟嘟!”

“嘟嘟!”

北冥十四的手机又被刷屏了,是方燮白发来的求救短信。

——救命!大佬!

——我又被简巍带走了!

——快救我!

简巍扶着方燮白走出餐厅,方燮白连忙说:“我真的没事,我先走……”

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简巍已经一把拽住他,将人塞在车子里,说:“我带你去医院。”

“真的不用!”

方燮白正襟危坐,恳求说:“只是破了一点儿,再说是我自找的,真的没事儿,我……我去药店就好了。”

简巍沉着脸说:“那我送你去药店。”

方燮白揉着自己的头发,弄得一团乱,简直要疯了,车锁还落了,根本打不开……

方燮白一脸欲哭无泪,简巍奇怪的看着他,说:“为什么躲着我?”

“啊?”躲……躲什么啊?

简巍瞥了一眼,说:“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喜欢我吧?”

方燮白差点咬着自己舌头,说:“我喜欢你?!”

简巍被他瞪着眼睛的表情逗笑了,说:“这么爽快就承认了?”

方燮白又把自己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说:“大哥,我的语气是震惊,不是肯定啊大哥!”

简巍侧头看着他,说:“那为什么闯进我的房间?难道不是想看我洗澡?”

方燮白:“……”等等,他知道简巍是个假正经,但是从没想过简巍这么不正经!

方燮白说:“我们……我们之间有点误会,其实我……”

他说着,突然看到了什么,一脸诧异的说:“诶?你的项链坠?”

简巍低头一看,因为刚才太混乱了,所以脖子上的坠子从衣服里跑了出来。

之前在别墅也是,简巍的项链坠被弄断了,还发了很大的脾气,不过当时大家没看清楚是什么坠子。

没想到,简巍贴身戴的坠子,竟然和方燮白的是同款!

两只一模一样的坠子。

简巍看到自己的坠子跑出来,赶紧随手塞回去,并没打算解释。

简巍塞回去坠子,抬头一看,对方竟然也有一个相同的坠子,长得一模一样,不由惊讶的说:“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叩叩叩”的声音,有人在敲车窗。

简巍把车窗打开,就看到北冥十四怀里抱着一只“超大”的兔子,半弯着腰看着他们。

简巍说:“北冥先生?”

北冥十四微笑说:“不好意思,我是来带走……杜馨的。”

简巍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方燮白,想到之前他们还一起吃过饭,狐疑的说:“北冥先生和杜小姐很熟悉吗?”

北冥十四苦思冥想了一阵,做出一个为难的表情,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相当私密了,不好告诉外人。”

简巍:“……”

方燮白:“……”

安阳:“……”论如何做个炮灰,北冥十四从脸到讨人嫌的性格,绝对都稳坐第一把交椅!

※※※※※※※※※※※※※※※※※※※※

隔壁的《快穿小白脸》还有几章就要完结了,欢迎小天使们看文,新文应该会在春节之后发~么么哒~

今天掉落500点的红包,随机掉落给留爪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谢谢喵吃鱼喵喵的手榴弹,谢谢椰奶麦片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地府全球购请大家收藏:(www.caihongwenxue.com)地府全球购彩虹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彩虹文学网

猜你喜欢: 龙图案卷集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快穿]小白脸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道医心有猛虎嗅蔷薇无限求生[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SCI谜案集(第二部)SCI谜案集(第一部)[穿书]黑化圣骑士地府全球购异界领主生活在星辰中浪[星际]无限建城SCI谜案集(第三部)小甜饼一朝成为死太监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快穿之娇妻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
完本推荐: 狗仔穿成店小二全文阅读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神鉴全文阅读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全文阅读与忠鬼的恩爱日常[娱乐圈]全文阅读美人记全文阅读网恋翻车指南全文阅读西游记之太白也疯狂全文阅读非爱不可全文阅读小情人全文阅读因为刚好遇见你全文阅读状元郎总是不及格[古穿今]全文阅读东方不败之暖阳全文阅读北方没有你全文阅读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他总是在撩我全文阅读时光不听话全文阅读地下情人全文阅读江湖不好唬全文阅读魔帝渎仙秘史(修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家有悍妻怎么破第一序列他如星辰闪烁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冥王退休计划虫巫综漫之绅士先生崩坏星际家有庶夫套路深楚氏赘婿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一卡在手首富小村医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清初情缘仙帝归来在都市穹顶之上嫁偶天成男神投喂指南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老胡同超强兵王在都市混元修真录[重生]通幽大圣一见你我就想结婚万古最强部落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大隋天帝传氪金成仙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彩虹文学网移动版 - 彩虹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