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彩虹文学网 >> 地府全球购 >> 女更衣室

安阳捂着眼睛, 低声对北冥十四说:“我现在终于明白, 我舅舅这么大了,为什么都不结婚!”

安阳之前一直就在想,自己才大四, 还没毕业呢, 舅舅就急着给自己找对象相亲, 可是舅舅呢, 都这么“一把年纪”了,竟然自己不着急?

这不是本末倒置么?

现在安阳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舅舅是弯的,所以根本没法找对象!

这可是惊天大秘密……

刘北喝醉了,撒了一会儿酒疯,很快就睡着了, 等安阳煮好了水出来,已经不需要喝了, 刘北早就睡着了, 倒在沙发上,厉部长则是站在一边。

安阳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厉部长已经转头离开, 说:“很晚了,我先去歇息了。”

安阳只好勤勤恳恳的把舅舅扛到房间去, 看了看时间, 今天的确挺晚了的, 就招呼北冥十四去睡觉, 明天一早再离开孙家。

安阳和北冥十四一个房间,因为很累,安阳冲了个澡,很快就埋头睡着了,迷迷糊糊的醒来,天还没亮,一看时间,才半夜两点多。

可能是在宴席上喝多了饮料,现在有点憋得慌,安阳赶紧摸黑起身,往洗手间跑。

套房里一共有三个洗手间,他和北冥十四的卧室里就有一个。

安阳赶紧跑进洗手间,按了一下灯的开关,不由“啧”了一声,低声说:“晦气,灯泡坏了?”

洗手间的灯打不开,安阳按了两次,都没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坏掉了,睡觉之前冲澡的时候还是好的。

安阳这会儿睡得迷迷糊糊,还没完全醒,所以也就没在意,准备摸黑上厕所,然后回去继续睡觉,反正眼皮粘着,也看不到黑不黑。

他刚上大学那会儿,洗手间的灯泡总是坏,晚上要去上厕所,绝对都是摸黑去,因此早就锻炼出来了。

安阳根本没当回事儿,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镜子里突然有东西晃了一下,安阳还以为是自己眼花,连忙揉了揉眼睛,定眼去看镜子。

结果镜子里照出来的影像根本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女人。

“女……女人?!”

安阳诧异的看着镜子,一瞬间都懵了,还以为自己做梦在梦游,不然镜子里照出来的怎么可能是个女人?

那女人穿着粉色的裙子,披头散发,脸上身上都是血,一动肠子还往外流。

慢慢的,慢慢的从镜子里……

爬出来。

“嗬!”

安阳抽了一口冷气,是在小路上向他求救的那个粉色裙子的女鬼!

女鬼慢慢从镜子里爬出来,声音沙哑的说:“不要害怕……好人是有好报的……”

怎么可能不害怕,这视觉效果简直碾压各种恐怖电影,安阳觉得自己以后半夜可能都不敢去上厕所了!

女鬼朝着安阳爬过来,就在这个时候,“嘭!!”一声巨响,洗手间的门登时被踢开,北冥十四快速从外面冲进来。

“北、北……”

安阳看到北冥十四,就跟见到了亲人一样,不过那女鬼反应很快,不做停留,“唰——”的一下就消失在两个人的视线之内。

与此同时,就听到“当啷!”一声,一个小圆片掉落在安阳面前。

安阳吓得还没缓过劲儿来,坐在地上,一脸迷茫的看着地上的小圆片。

北冥十四说:“受伤了么?”

安阳摇了摇头,说:“没、没事儿。”

北冥十四伸手把安阳从地上拉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眼,随即淡淡的说:“裤子。”

安阳低头一看,登时满脸通红,赶紧把裤子整理好,然后生硬的岔开话题,说:“啊……那个女鬼怎么来了?还有这是什么?”

安阳把地上的小圆片捡起来,比拇指大一圈,墨绿色的,上面写着一串数字——1085

其余什么也没有,翻到背面,背面好像有东西,但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刮掉了,因此也没有办法辨识。

北冥十四皱了皱眉,把那小圆片拿过来看,说:“里面有芯片,应该是类似于迷你门卡,或者储物柜的卡一类。”

安阳挠了挠后脑勺,说:“女鬼把这个给我干什么?”

女鬼刚才只是出现了一瞬间,还没从镜子里爬出来,已经被北冥十四吓跑了,只是丢下了这么一个东西,简直是匪夷所思。

最重要的是,背面都被划掉了,他们也不知道这1085代表着什么。

或许是保险箱的卡,或许是储物柜的卡,也或许是酒店的微型门卡,反正说不清楚。

后半夜女鬼没有再出现,一切风平浪静的,整个孙家也没有什么异常,根本没有人说见到鬼怪的事情。

早上八点。

安阳起了床,刚洗漱完,打开房间门出来,就看到了舅舅。

刘北似乎刚醒,还没有洗漱,一向不苟言笑,正经严肃的刘北,此时头发有些微乱,还翘着两根“呆毛”,安阳差点直接笑出来。

安阳憋着笑,说:“舅舅,早啊。”

刘北似乎有些宿醉,不太舒服,头疼的厉害,点头说:“嗯,我昨天喝醉了?”

安阳笑着说:“舅舅,你不记得了?”

刘北狐疑的说:“好像……不太记得了,我只记得在慈善宴席上喝酒,然后……”

他说着,皱着眉摇了摇头,说:“然后我就睡着了。”

安阳诧异的说:“真不记得了?”

刘北奇怪的说:“臭小子,我该记得什么吗?”

安阳左右看了看,厉部长的卧室门还关着,应该是没起,就压低了声音,小声说:“舅舅,你昨天晚上强吻了厉部长啊!”

“什么!?”

刘北吓了一跳,吃惊的看向安阳,随即说:“不可能,厉温都有儿子了,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肯定是你这臭小子糊弄……”

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咔嚓”一声,厉部长的房门打开了。

厉部长从里面走出来,一身深蓝色的西装笔挺,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整个人看起来完美又温柔,手上拿着一根绅士杖,平添一股优雅的气息。

厉部长从里面走出来,一切都这么完美,一切都这么优雅,只是嘴角挂了彩……

好像破了口子。

刘北:“……”打脸来得快。

刘北见到厉部长,咳嗽了一声。

不过厉部长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也没有任何尴尬,笑着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他说着,直接转身出了套间大门。

刘北则是一脸震惊,随即悔恨的不行,一脸纠结的也走了。

安阳站在原地,迷茫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正好北冥十四也从房间里走出来,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

安阳看到他,对北冥十四招手说:“北冥,舅舅和部长的问题,和部长的干儿子有什么关系?”

北冥十四挑眉一笑,那可爱甜美的小酒窝顿时浮现了出来,看的安阳一大早上就心神摇荡。

“谁知道,走吧。”

安阳赶紧点头跟上去。

大家刚回了酒店,北冥十四接了一个电话,就把脱下来的西装外套重新又穿上。

安阳说:“出去?”

北冥十四点点头,说:“任务来了,你也跟上。”

安阳一听,北冥十四还挺忙的。

两个人一道下了楼,上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壬十九开车,阿彦坐在副驾驶,后座上已经坐了一个人,竟然是部长厉温。

安阳和北冥十四上了车,壬十九才解释说:“是这样的,我们刚刚接到了一个寻求保护的电话。”

那个打电话寻求保护的人很特别,就是孙彤彤事件的第三个相关人。

孙彤彤走夜路被人袭击,并没有当场毙命,曾经向三个路人求救过,但是三个路人全都拒绝了孙彤彤,因此孙彤彤含恨而终。

现在三个路人已经死了两个,只剩下最后一个。

昨天北冥十四还在和安阳说这个案件,没想到今天案子就主动跑到眼前来了。

那第三个路人因为害怕,所以想请人来保护自己,正好这个案子和鬼怪凶杀有关系,他们第四组又在这边出差,所以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北冥十四手里。

阿彦把资料大体分发了一下,交给众人,在车上浏览一遍。

受保护人叫做昌六,其实就是个地痞流氓,总是在附近收保护费,很多人都认识他,没有正经工作,经常打架,还进过两次局子,出来之后屡教不改。

这个昌六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他说的话,基本没人相信。

车子很快在一家咖啡厅面前停下,壬十九说:“就在里面了。”

众人下了车,走进咖啡厅,安阳一眼就认出了昌六。

在车上他们看过昌六的资料,不过昌六是个大众脸,按理来说,安阳这半个脸盲症患者,如果不是帅的天昏地暗,或者美得昏天灭地,安阳是认不出来的。

不过这个昌六有些特别……

大夏天的,昌六穿着一件灰色风衣,从头兜到尾,头上戴着帽子,脸上戴着口罩,还架了一幅墨镜,看起来像是个变态一样。

真别说,昌六戴着墨镜,就像是乡村结合版,而北冥十四戴着墨镜,就像是顶级高配版,配置不一样,感觉还真是不一样。

不止如此,昌六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巨大的十字架,手里捧着一个佛祖小金人,面前的咖啡杯上贴着一张道教的黄符,缩头缩脑的坐在椅子上,神经质的左顾右盼。

这样一个神经病坐在咖啡厅里,好多人全都侧目过去,安阳能不一眼看到?

众人走过去,在昌六面前坐下来。

昌六吓了一大跳,好像个惊弓之鸟一样,颤抖的说:“是……是厉先生吗?”

厉温十分礼貌的和昌六握手,说:“您好,昌先生,不用紧张,请坐。”

昌六见到他们,就跟见到了亲爹一样,说:“求你们救救我,救救我啊!”

安阳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昌六十分着急,精神有些恍惚,他把墨镜和口罩拿下来,方便说话,这下子好了,脸就露了出来,眼眶凹陷发黄,就跟吸了大烟一样,异常憔悴。

昌六着急的说:“我……我被鬼缠上了!我被鬼缠上了!太可怕了,但是没人相信我,他们……他们都说我是神经病!”

因为昌六以前有底子,口碑本来就非常不好,所以再说一些荒诞的话,自然没什么人相信他。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孙彤彤的命案说起。

城市里近期一直在发生命案,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深夜行凶,好像是无差别杀人,只要是在偏僻的小路上,走夜路的人,都有可能被袭击。

这其中还包括刚刚继承了亿万财产的珠宝大亨独女孙彤彤。

因为这次凶杀牵扯到了亿万财产,还有珠宝大亨的继承权,所以孙彤彤事件被媒体炒作的非常热,很多人都用这个蹭热度。

孙彤彤事件之后,又相继死了两个人。

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和孙彤彤的关联,但是特别专组却知道,这两个人,都曾经是孙彤彤死前求助过的过路人,全都是因为没有救孙彤彤,而被“诅咒”了。

两个路人死后,魂魄都被勾回地府受审,这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告诉鬼使,绝对是孙彤彤杀了他们。

因为孙彤彤记恨他们没有搭救,所以变成恶鬼之后杀了他们。

昌六激动的说:“是孙彤彤!是孙彤彤!绝对是她,她变成恶鬼了,要杀了我,没人相信我,你们要相信我啊,我说的都是真的!”

安阳奇怪的说:“你怎么肯定是孙彤彤的鬼魂?”

昌六说:“我肯定!我肯定!那第二个死掉的人,是我的好兄弟,他之前就跟我说,孙彤彤的鬼魂回来了,要报复我们,但是我起初也不相信,可后来……可后来他死了!真的死了!”

北冥十四食指轻轻敲了敲桌子,发出“哒哒”的声音,皱眉说:“说具体点。”

昌六赶紧点头说:“好好!”

第一个被求救的路人,昌六不认识,而第二个第三个被孙彤彤求救的路人,就是昌六和他的朋友。

那天两个人大半夜喝完酒,从酒馆出来,醉醺醺的结伴往回走,抄小路回家,没想到就遇到了半夜行凶的事情。

昌六说起来有些害怕,说:“我……我们只是小流氓,平时欺负欺负老实人还行,可……可那些人,看起来不是好人。”

“那些人?”

安阳说:“你看到行凶的人了?”

昌六迟疑的点了点头,说:“没看清楚,但是是一伙人,应该是有组织的,像是雇佣的打手,反正比我们高级多了,手里有枪,也有刀子,谁敢惹啊?我和兄弟就绕道走了。”

昌六看到了行凶,但是没有理会,没报警,也没有叫救护车,任由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被刀子捅的肠子直流。

不过昌六和他兄弟还没走远,又看到了孙彤彤,孙彤彤不知道怎么跑了出来,气息奄奄,一脸是血,绝望的倒在昌六脚边,哭着恳求他们救自己一命,报警打急救电话。

但是昌六和他的兄弟怕多管闲事儿被报复,所以他根本不敢搭理,就在孙彤彤绝望的恳求下,丢下孙彤彤跑了……

安阳听到这里,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昌六摇手说:“我……我也是无奈啊,我没能力救啊,再者说了,我万一被报复怎么办?还……还有,万一是碰瓷儿的呢,这年头碰瓷儿的太多了,你看大马路上,老太太跌倒了谁敢扶?是不是?”

北冥十四挑唇笑了一声,不过是冷笑,淡淡的说:“老太太拖着肠子跟你碰瓷儿?”

昌六:“……”

昌六赶紧岔开话题,又说:“我们也没当回事儿,但是后来,我朋友来找我,说他被恶鬼袭击了!是孙彤彤,就是那天那个女孩,他看的清清楚楚!”

昌六的朋友遇到了女鬼,也是在晚上,女鬼大声质问昌六的朋友,为什么这么冷血,为什么见死不救,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

女鬼说,他会遭到报应的!

昌六说:“我压根儿没信,不相信这世上还有鬼怪,我朋友说的跟真的似的,还给我看他手臂上的伤口,说伤口是女鬼抓伤的,我真的没相信,但是后来……”

后来昌六的朋友突然死了,而昌六也遇见了女鬼,就是孙彤彤。

昌六非常肯定。

昌六也是走夜路,女鬼突然冲出来,说了和他朋友差不多相同的话,说他会遭到报应的。

就在昨天晚上,昌六被那女鬼抓伤了手臂。

昌六害怕的把袖子卷起来,给他们看,说:“就……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女鬼抓的,千真万确……她拉着我,非要拖我下地狱!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北冥十四看了一眼昌六手臂上的伤口,点了点头,似乎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是鬼怪抓伤的痕迹。

昌六激动的说:“别人都不信我,求求你们,相信我,相信我!救救我,真的要救救我,如果你们不救我,我就死定了!”

北冥十四目光冷静平淡的看着昌六,淡淡的说:“当时……”

他说到这里,声音就断了,昌六急切的说:“当时什么?”

北冥十四不着急,慢慢的说:“孙彤彤,也是用这个表情,求你们救命的么?”

昌六:“……”

昌六一时语塞,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样,一脸晴天霹雳的模样。

北冥十四“呵”的轻笑了一声,说:“怪不得你们没救人,因为这样的表情,的确不够打动人。”

昌六一听,吓坏了,差点跪在地上,说:“求……求求你们了!真的,真的求求你们了,我不想死啊!我还不想死!你们想要什么,只要你们说,告诉我,告诉我我都给你们,我所有的钱也都给你们!救救我,我真的不想死啊……”

昌六语无伦次,胡言乱语的恳求了好一阵,北冥十四才慢悠悠的说:“你放心,你是我们的保护人,不出任何怜悯心,我们也会保护你。”

昌六听到这里,登时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拍着自己胸口,说:“还好还好。”

安阳翻了个白眼,心想这昌六真不是东西。

厉部长说:“除了抓痕和恐吓诅咒,还有没有其他奇怪的事情?”

他说到这里,昌六“啊!”了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说:“有!有有……我还接到了恐吓电话!”

安阳诧异的说:“恐吓电话?鬼怪还会打恐吓电话?”

昌六肯定的说:“没错,就是恐吓电话,是那个女鬼的声音,千真万确。”

北冥十四说:“说了什么?”

昌六说:“她说……‘他说了什么,不说就杀了你’。”

安阳听得直糊涂,说:“他说了什么?所以谁说了什么?”

昌六拍着桌子,说:“我不知道啊!我怎么知道是谁,说了什么?我真的一概都不知道啊!几乎每天都有恐吓电话打过来,而且号码都不一样,基本都是公用电话,打过来之后就说这一句,我问她指的是谁,说了什么,但是根本没有回音,最多让我别装傻,我真的是傻啊,我没装!”

安阳:“……”

昌六见众人无语,就说:“你们相信我,真的!”

“启奏陛下,有一大胆刁民求见,是接听还是斩了?启奏陛下,有……”

正说到这里,安阳的手机突然响了,吓得昌六一激灵,果然是惊弓之鸟,杯弓蛇影了,但凡有个风吹草动,估计胆子都要给吓破了。

安阳把手机拿出来一看,陌生号码,不认识,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哪个快递的退件,或者是买家打来的电话。

安阳把电话接起来,说:“喂?”

“他说了什么?”

“喂……?”

“他说了什么?!不说就杀了你!”

安阳吃了一惊,看了一眼手机,陌生号码,还在通话,而且这铃声绝对是自己的手机,手机还是北冥十四新送的,安阳刚把铃声换回来。

但是这电话的内容,怎么如此耳熟?

安阳一时间诧异的没说话,电话里的人还在继续说:“他说了什么?!杀了你!不说就杀了你……”

竟然是恐吓电话,和昌六接到的一模一样!

虽然普通人都不知道这几个死者和孙彤彤的关系,毕竟小路上没有监控,所以无法得知孙彤彤死前和他们求救过,但是特殊专组都是知道的,毕竟被害者死后的魂魄,都带到了地府审问。

而安阳一个月前还在几百公里外的家里,所以和孙彤彤的死,绝对没有任何关系,但是现在安阳竟然接到了恐吓电话。

那声音的确是个女人的声音,不过经过了处理,听起来有些电流的声音,沙哑的人头皮发麻。

安阳一愣,北冥十四听到了声音,立刻一把抢过手机,说:“你是谁?”

对方并没有再说话,而是立刻挂掉了电话。

手机已经显示通话结束。

安阳一脸迷茫,说:“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安阳的确见过孙彤彤,那天北冥十四出任务,安阳一个人从酒店出来觅食,见到的粉色裙子女孩,就是孙彤彤,确切的说应该是孙彤彤的鬼魂。

可是安阳当时帮助了孙彤彤,如果孙彤彤要报复的话,肯定不会报复安阳才对。

还有昨天晚上,孙彤彤的鬼魂从厕所的镜子里爬出来,还对安阳说好人会有好报,怎么可能今天就打来恐吓电话,说要杀了安阳?

安阳觉得,这前后不合逻辑。

而且电话里一直说,“他跟你说了什么”,按照这样的情况看来,起码昌六和他的朋友,应该不是因为不搭救孙彤彤而遇到的危险,很可能是他们听到了什么,而且是无意间听到了什么。

不止如此,安阳可能也无意间听到了什么,但是安阳根本记不起来。

安阳脑子里一闪,说:“昌六,你遇到孙彤彤那天,都听到了什么?”

昌六都给问懵了,说:“没什么啊,就是那女孩跟我求救,其实我们都喝多了,根本不太记得,第二天醒来还以为是做梦呢,如果那个孙彤彤不是珠宝大亨的独生女,估计都不会上电视,我们也不会记起来那天遇到过她。”

问了等于百问,没有什么结果。

安阳仔细回想了一下,也没什么结果,孙彤彤跟自己求救,安阳被打伤,龙鳞吊坠没有起保护作用。

北冥十四一直嘱咐安阳戴好龙鳞吊坠,因为安阳这样的体质和眼睛,非常吸引恶鬼,只要龙鳞吊坠在,鬼怪们即使伪装的再好,心存一点恶意,也会被灼烧,就像上次北冥十四突然狂躁,不小心推了安阳一把,也会被灼烧一样。

但是龙鳞对普通人并不管用。

所以那天袭击安阳的,只有两个可能,孙彤彤的鬼魂完全无恶意的袭击,或者是其他普通人等孙彤彤走了之后突然袭击。

安阳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说:“嘶……”

北冥十四侧头说:“脖子还疼?”

安阳摇了摇头,说:“不是,就觉得这个事情,很奇怪,好像有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想的头疼。”

昌六说:“别管通不通!求你们保护我!一定要保护我啊!”

众人又问了昌六一会儿,别的也没问出来,北冥十四就让壬十九和阿彦保护昌六,其他人准备离开,再去查查其他的线索。

安阳、北冥十四和部长厉温从咖啡厅里走出来。

安阳摸着下巴说:“孙彤彤的死,也是一个悬案,还没有找到凶手,我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从孙彤彤的死因查起。”

不过孙彤彤的死,是活人人为的,所以和北冥十四他们没有关系,不在他们的凶杀案范畴之内,这就很麻烦。

安阳也怕北冥十四如果“多管闲事”,再碰到了什么意外,又要被送回北冥大炼狱,所以心里有些犹豫。

据说孙彤彤在世的时候,唯一的亲人就是孙彤彤的姑姑,现在孙家的掌权人孙水心了。

安阳觉得,还是应该再去见见这个孙水心,问问情况。

安阳把想见孙水心的事情说了一遍,又说:“还是我自己去吧。”

北冥十四皱了皱眉,说:“孙彤彤死后,所有财产都转移到孙水心名下,她是最大受益人,也是最大嫌疑人,现在虽然孙水心将要把所有财产捐献给孤儿院,但是也不能证明孙水心没有杀人,你去见她我不放心。”

安阳说:“但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马路对面,停了一辆商务车,车子的后座下来两个人。

一个人穿着银灰色的得体西装,身材高大,一脸严肃一丝不苟,另外一个人踩着高跟鞋,穿着职业套装。

竟然是安阳的舅舅和孙水心!

真是巧了,正说着孙水心,没想到就碰到了。

刘北这次来出差,就是和孙家谈生意的,所以平时见个面很正常,看这样子,两个人是要去马路对面的餐厅吃饭谈生意。

安阳一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厉部长。

孙水心明显对舅舅有意思,安阳都看得出来,但是厉部长似乎也对舅舅有意思,而且舅舅和厉部长好像还是老相识,有奸情。

这奇葩的三角关系。

厉部长眯了眯眼睛,看着刘北和孙水心进了对面的餐厅,突然笑了笑,笑的十分温柔优雅,对安阳说:“小安,你饿了么?”

安阳:“啊?还……还好吧。”

厉部长笑着说:“我倒是有点饿了呢。”

他说着,直接抬步往对面的餐厅而去。

安阳登时神经一紧,拉着北冥十四说:“修罗场修罗场啊!”

北冥十四:“……”

刘北和孙水心刚落坐下来,刘北绅士的将菜单递给孙水心,说:“孙总喜欢吃什么?今天我请。”

孙水心抿嘴一笑,平时女强人一样,此时却露出一些小女人的娇羞,说:“那我可不客气了。”

刘北正说话,餐厅的门又被推开了,服务生走过去,笑着说:“先生,您几位?”

刘北抬头一看,当时就愣住了,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两个人目光一对,刘北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厉部长。

厉部长一脸好巧的模样,走过去笑着说:“真巧,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刘先生和孙总,约会么?”

他这么一说,孙水心登时有些不好意思,刘北则是立刻说:“不是,你别误会。”

安阳:“……”

安阳看了看舅舅,看了看厉部长,又看了看孙水心,总觉得火很可能烧过来。

因为“巧遇”,五个人就坐在一起吃饭,安阳用叉子扒拉着盘子里的奶油芝士粗管面,偷偷瞥着舅舅和厉部长,总觉得有无形的压力,在整个餐桌上面盘旋着……

北冥十四则是吃的很好,动作优雅,吃相完美,甚至透露出一点点成熟男人的性感,总之看着北冥十四吃饭,就很下饭。

北冥十四点的也是芝士粗管面,吃完之后侧头看了一眼安阳,安阳的面吃的七七八八了,不过芝士料太足,都给剩下了,吃起来太腻人。

安阳想到北冥十四特别喜欢吃芝士,就把自己的盘子一推,说:“你吃么?”

北冥十四看了一眼安阳的盘子,一脸嫌弃鄙夷,毕竟安阳已经吃过了,这些是剩下的。

安阳接收到北冥十四鄙夷的目光,还以为他会嫌弃不吃,哪知道北冥十四鄙夷之后,还是把安阳的盘子换过来,把里面的芝士全都挑了。

安阳还感叹说:“你真的很爱吃芝士啊。”

北冥十四只是“嗯”了一声,听起来十分敷衍。

不过安阳不知道,北冥十四的确很喜欢吃芝士的味道,因为浓香醇厚,入口幽远。

但最美味的不只是浓郁的芝士,合着安阳遗留下来的阳气,那味道不只是醇厚,而且十分撩人……

孙水心似乎想找一些话题,就笑着说:“看起来你们关系真好,这都让我想起了彤彤。”

孙彤彤……

安阳一听,孙水心主动提起了孙彤彤,觉得是个打听的大好机会,就说:“孙总和侄女的关系也很好么?”

孙水心说:“不瞒你们说,我和彤彤虽然隔着辈儿,但是我们的关系就跟亲姐妹一样。”

孙彤彤小时候被绑匪绑架,后来长在孤儿院,按照孙水心的话,孙彤彤和自己的亲生父亲,也就是珠宝大亨,其实没有什么过多的感情。

还是孙水心把孙彤彤从孤儿院找到,接回了孙家,继承了孙家的遗产。

孙彤彤回家没两天,父亲就过世了,家里都是陌生人,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全都来抢家产,只有孙水心维护她,照顾她。

孙彤彤很感激,想要把自己的财产分一些给孙水心,但是孙水心没接受。

孙水心笑着说:“那孩子真是,我要她的钱做什么?我自己也有公司,不愁吃不愁喝的。这小姑娘随便就把钱给别人,没什么芥蒂,我更不放心她了,自然要照顾她,没想到……”

孙水心说到这里,眼眶红了,赶紧低下头擦眼泪。

刘北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孙水心,孙水心不好意思的说:“让你们看笑话了,真是对不起。”

刘北摇摇头,说:“孙总节哀吧。”

他说着,就看到厉部长投过来幽幽的目光,刘北的眼神在厉部长破掉的嘴角上定格了一下,然后很不自然的移开。

孙水心擦了眼泪,说:“对了,我和彤彤总是一起出去玩,爬山健身什么的,还有很多照片呢,现在彤彤不在了,只剩下这些念想了……我就想,把彤彤的钱,全都捐到孤儿院,毕竟……毕竟那是彤彤长大的地方,让孤儿院里的那些孩子,因为彤彤,能幸福一些。”

孙水心说着,把手机拿出来,给他们看里面的照片。

果然都是孙水心和孙彤彤的照片,两个人笑的都很开心,孙彤彤很依赖孙水心一样。

安阳看了两张,登时浑身一震,睁大了眼睛看着其中一张照片。

“怎么了?”

孙水心有些狐疑,说:“有什么不妥么?”

“不……没有。”安阳赶紧摇头。

那是一张在游泳馆的照片,孙彤彤的手臂上挂着一个墨绿色的小圆片,上面写着——1085

原片后背有一个游泳馆的馆徽。

和孙彤彤半夜从镜子里爬出来,丢给安阳的东西一模一样,只不过安阳手里的,后面的馆徽被刮掉了!

原来是游泳馆的储物柜卡。

安阳脑子里一转,立刻抓住北冥十四的手,说:“不好意思,我突然想到了一些急事,先走了,不好意思。”

安阳说着,风风火火的拉着北冥十四就跑,北冥十四只是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安阳握着自己的手,简直就是十指相扣,也没挣扎,很“顺从”的就被安阳拉走了。

“安阳?”

刘北叫了一声,不过安阳风风火火的,根本没听,一溜烟儿就跑了。

游泳馆,女更衣室外。

安阳带着北冥十四,风风火火的跑到游泳馆来,说:“我知道了,孙彤彤给我的那个卡,是游泳馆的储物柜卡,咱们只要打开柜子,就知道孙彤彤是什么意思了,她特意拿过来,绝对是有什么用意的。”

北冥十四点点头,很轻松的说:“好啊。”

他说着,抬手指了指门上“女更衣”三个大字,一脸善意的微笑,说:“你进去,我把风。”

安阳:“……”晴天霹雳!

只是想到了储物柜,没想到重点是女更衣室……

安阳说:“你去,你怎么不去?”

北冥十四抱臂靠在旁边的墙上,说:“因为我比较帅。”

安阳:“……”MMP,这闷骚男!

※※※※※※※※※※※※※※※※※※※※

新的一个月开始啦,今天有500点的大红包掉落,么么哒~

谢谢__Amily天真№的手榴弹,谢谢胡不归吖、今天嗑糖了嘛、阿岩不太爱说话、溯墨、18391854、他会来、歌歌的地雷,[亲亲]o(* ̄3 ̄)o

谢谢流年的80个营养液,谢谢Cynthia的40个营养液,么么哒~

喜欢地府全球购请大家收藏:(www.caihongwenxue.com)地府全球购彩虹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彩虹文学网

猜你喜欢: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道医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穿书]黑化圣骑士无限求生我开动物园那些年一朝成为死太监SCI谜案集(第二部)无限建城快穿之娇妻心有猛虎嗅蔷薇小甜饼地府全球购龙图案卷集修真界最后一条龙SCI谜案集(第三部)[快穿]小白脸SCI谜案集(第一部)[网王同人]博君一笑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在星辰中浪[星际]异界领主生活
完本推荐: 你不知道的事全文阅读从尾巷开始全文阅读妖书(gl)全文阅读资本剑客全文阅读所有敌人都对我俯首称臣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火影/繁星-我和你在一起全文阅读跟男神离婚以后[娱乐圈]全文阅读娇不可攀全文阅读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婚约全文阅读夏梦狂诗曲III全文阅读[系统]女神全文阅读末世之杀戮狂潮全文阅读超级大脑(快穿)全文阅读林深终有路全文阅读很想很想你全文阅读独占全文阅读星际萌宠影帝成神之路全文阅读苍穹之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氪金成仙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王者风暴崩坏星际道祖,我来自地球婚令告急:少夫人又要离婚美食供应商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开个门异界老公超偏执偏执老公霸道宠白少你家老婆又露馅了末日终战武炼巅峰大纨绔叶安嫡女重生:霸宠王爷千千岁大符篆师通明仙境他如星辰闪烁坤宁三寸人间超感应假说猛卒精灵世界的冒险家天才神医宠妃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师父他太难了帝妃临天九爷你节操掉了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彩虹文学网移动版 - 彩虹文学网手机站